大奖网-大奖官方网站-www.68dj8.com

大奖网致力为技术用户——从企业、政府机构到个人消费者,大奖官方网站致力于整合化、系统化的信息咨询服务,www.68dj8.com为配合不同行业及求职者不同程度的求职需求,因良好的口碑和信誉而享誉全球。

小小说:山镇风雨

日期:2019-07-07编辑作者: 文学

  一

  庾村,莫干山东麓的一个山镇。

  一条小溪沟从山上下来,穿境而过。没雨的日子,溪水缓缓的流淌,听不见潺潺的水声,很是安详。外面进来一条马路,到达山脚下,然后分叉,一道往北绕到山上,一道拐往西南,通往簲头、安吉。庾村小镇就随着这个三岔口和小溪边,依势建有错综零落的屋舍。

  山外硝烟不断,腥风弥漫。原本清净安详的庾村诡异地显现异常的热闹。山民随时可以看见行色匆匆的陌路之人由此进进出出,更有形形色色的部队从这里窜进窜出,散兵游勇,盗匪丐商也常常光顾此地。自东洋军打进了武康、三桥,中央军逃进了天目山,整个山镇就弥漫着这样一种令人不安的恐慌。

  三岔口有个庾村车站。车站就是山镇交通枢纽。在这里,可以嗅到山里山外的复杂空气。

  温道士每天就在这里给人算命、排八字、看风水,旁边摆放一个笤帚摊。

  温道士的家在小溪沟的上边,离车站一里路。

  已经是半夜,除了习习的山风,外面静寂的空气叫人窒息。油盏灯的油已经加了两次,温道士在屋里扎笤帚。微弱的火光,闪烁在他的脸上。

  扎笤帚是温道士来此地后唯一的营生。他就是靠这个营生,行走江湖,广交朋友。

  老温预感到今晚必定有朋友要来,虽然不知道谁会来。

  黄昏的时候,他就交代周阿狗,明早可能有差事要帮忙。周阿狗说,温道士有事体,就是我有事体,你只管说。

  阿狗是个实在人,性格豪爽,讲义气,老温很相信他。

  老温别号温道士,这里的山民都这么称呼他,他也愿意被人这么称呼。温道士朋友多,他的房子正好处在进出大山的三岔路口,小屋的侧边还有一条不起眼的小道,直接通莫干山上顶。就是这间不起眼的小屋,几乎成了往来客人的驿站。来往此地的客人,往往要到老温的小屋里歇脚、问路。阿狗就应老温所托,经常给老温的朋友带路,做向导。阿狗说,你何不在家里开个小吃店,这么好的人缘?

  老温笑笑说,我哪有人手?开了店,我还怎么清净修炼?

  阿狗从不打探温道士的底子,他只认定温道士这个人值得交朋朋友。他听人说,温道士真的当过出家道士,不是捣糨糊的。至于他为什么来庾村,阿狗并不清楚,总觉得老温这人很神秘。

  果然,鸡叫二遍的时候,老温的门外悉悉索索有了响动。老温心中有数,这种声音不是兵匪、不是盗贼。

  “外面哪路神仙?要行什么方便请讲。”老温隔着木门,对外轻声说。

  “老乡,我们下山访亲,迷了路,想讨口水吃。”

  ……

  一听此话,老温立即将客人引进门来。这是他们之间的联络暗语。

  来者便是老朋友罗明。

  “这位是谢海波,”罗明向老温介绍另一位朋友,“也是省政工队的,二队队副,秘密身份是武德工委书记。同道中人。”

  “哦,谢书记,久仰久仰。”老温双手握过谢海波的手,即给客人倒水,拿出预先准备好的熟番薯。

  借着油盏灯闪烁的红光,老温看得清这谢海波的模样,年轻小伙,二十四五,身材高大,脸色黝黑,眉棱清晰。

  “这里我来过两次,去年。”谢海波说。

  进得里屋,老温给客人铺好简单的地铺,说,你们先歇歇,有事明早再说。

  两位贵客是从山上下来,到过此地,还要赶往洛舍。

  罗明说,天亮之前,他们就要动身去洛舍,因最近日伪和国民党顽固派方面盘查非常紧,必须绕开武康、三桥,要老温帮忙找向导。

  老温说:“这路我非常熟,我去就可以。”

  谢海波说:“你还有任务,而且非常紧要。”

大奖官方网站,  谢海波从裤腰的夹层里拿出一封信,交给老温。“这是浙西特委的一个紧急密件,你务必在一两天之内送达崇德洲泉交通站,越快越好。”

  “我最快明天晚上就可以到达。”老温即将密件收下,先藏于墙缝里面,嘱咐罗明和谢海波在地榻铺上闭目养神,然后出门去找周阿狗。

  阿狗是不久前成立的庾村土枪队队长。成立土枪队实际上是老温的主意。老温对大家说,眼前世道如此之乱,盗匪串扰不断,大家既然有土枪,应该组织起来,有什么事可以自卫,只要大家团结了,再大的事情也不怕了。就这样,老温一呼,山民响应,土枪队在三天之内成立。大家很是敬重温道士,乐以为大家说话做事,说话掷地有声,办事光明磊落。

  老温对周阿狗说,有趟生意要你跑一趟。

  阿狗老婆笑道,你这温道士,神秘兮兮,道士不做,天天跑生意,不见你发财呀。

  老温笑道:“先填饱肚皮,再打算发财,哈哈。”

  但阿狗心中有数,老温的生意必然是正经事体,所以他愿意与老温搭档。眼下乱世,有一个信得过的人做朋友,是个好事体。

  老温对阿狗说,今天这两个老板不小,你千万小心,要抄小路,抄近路,将他们带到洛舍,到砂村渡口你就可以回来,他们自己会过去。

  “老温大佬交代的事体,我阿狗没有闲话,你尽管放心。”

  东方有一些铁青色亮光的时候,阿狗带着罗明谢海波,出了山。

  二

  老温将特委的紧急密件卷起来,塞进一把笤帚柄里面,外面扎好竹筱丝。然后穿上单布衫的道袍,戴了华阳巾,穿上麻鞋,还背了一个布包,布包里放了《三命通会》和《黄帝宅经》,带了几个熟番薯和一些绿笋干,肩上掮了一捆笤帚,迎着东方的灰红色曙光,出山去了。

  温道士刚出门,拐到庾村车站,遇见查和尚。查和尚道:“老温噶早?”

  老温笑笑:“一个人,在家清静不过,早起去下乡卖几把笤帚。”

  查和尚是个生意人,专门贩点山货、米盐之类。他老家是埭溪,东洋人打进来后,他也就来到此地。两个都是外来客,常常在一起天南海北吹吹大头牛皮,扯扯白条。但查和尚并非真的和尚,只因为他爱剃光头,大家就叫他查和尚。

  查和尚喜欢与温道士开开荤玩笑,经常对老温说,不必清苦修炼了,我帮你找个山里姑娘,焐焐脚也好啊,哈哈哈哈。

  温道士不以为然,也笑道,哈哈,我自己都养不活,怎么养得起一个家啊?

  “你这么早又有大生意啦?”老温反问道。

  “哪里来的大生意?就弄点绿笋干到下乡去买,赚点老烟钿。哈哈哈。”

  老温原本真是出家道士,行走大道,唯道是从……东洋人打进中国后,道观被他们占据,师傅道友都被驱赶了道观。他只得逃到莫干山脚下避难。庾村背靠莫干山,三面环山,境界是十分的清静,是个修炼的好地方。没想到,这庾村和老家一样,照样清静不了。两年前在三桥埠亲眼遇见的事,打消了他来此地修道的初衷。

  温道士刚来庾村,为活命,给人算算卦,排排时辰八字,或者给造房做坟的人家看看风水,以此寻一点油盐钱。冬天里的一个下午,温道士一身道士打扮,正往三桥埠方向走去。忽听得前方噼噼啪啪几声枪响和一些嘈杂的喊叫声。温道士连忙躲进路边一个大坟钻到了里面,用树枝做了掩护。只见前方田畈里有三五个人在奔跑,那边哇哩哇啦有人在追杀,一听是东阳鬼子的声音,谁都听不懂。

  突然之间,坟穴里又跳进一个人来,正好踩在老温肩背上,那人啊呀一声,见是生人,吓出一身冷汗。温道士急忙拍拍他的肩膀,示意不必惊慌。那人定睛一看,才认出这坟里的人正是庾村街上的算命先生。

  坟外山路上,三四个东洋鬼子走进了他们的视线。他们端着枪,朝着奔跑的人瞄准,然后是啪啪几枪。对面被打中的人仍然在田埂上一瘸一拐地逃命,这里几个东阳鬼子在轮流瞄准,又是啪的一枪,那边的人倒地,仍在拼命挣扎,往上坡上爬。另一个东洋鬼,又是瞄准、开枪,那边的人滚下了山坡。

  另外逃跑的几个被抓了过来。

  他们被脱去衣裤,绑在路边的松树上,用竹条一阵抽打,然后用冷水泼了一阵,人都半死了。折腾了半天,东阳鬼子回三桥埠了。

  温道士从来没看见过杀人。跳进坟穴的人说,外面被打死的几个是他的同伴,他们只是在给人家做帮工,在竹园里翻土,东阳人走过,见了他们,只是为训练打枪。

  他叫周阿狗。

  两人从大坟里钻出来的时候,已近黄昏,西风正烈。他们偷偷走到那几棵松树旁,解开绳子,那几个人都已经僵硬了,直挺挺摔倒在地上。两人用枯叶将他们赤裸的身体盖好。然后草草念了一句本愿经和往生咒。两人早已魂不附体,就飞也似的逃回庾村。

  老温生了一场大病,阿狗也失了几天的魂。

  每次走过这个老坟,老温依然会汗毛凛凛。不是怕鬼,而是那几个人惨死时候的尖叫依然刺激着他的神经,致使浑身血涌。

  翻过几个岭,从偏僻处穿过了京杭国道,再拐过几个田坂,不到一个时辰,老温来到三桥埠内横山。这里有六七个地下党,都是老温一手培养的。老温是庾村党支部的书记,因为庾村特殊的地理位置,使得他成了路东路西党组织的重要联络人。他找到内横山的几个接头人,转达了中共浙西特委的指示,要求马上成立内横山支部,支委人员会由武德工委任命。支部成立后,马上要接受一项重大工作。

  中共武德工作委员会目前仍在洛舍乡下活动。为全面推进当前武德两县的工作,特委决定要成立武德县委,要求内横山支部做好事前的接应工作……

  交代完任务,喝了口水,老温掮起笤帚,又匆匆上路。

  过龙山、王母山,经方山、茅山,一路向东,直奔崇德。

  三

  昏黄的太阳悬挂在西边的天空,天边的闷雷隆隆逼近。老温到达了洲泉。

  按照罗明指示,老温找到了镇西石桥边的一棵大樟树,大樟树北边三五丈的地方有一户人家,三间平房,二进深。正是这里。

  老温肩抗扫帚,四下张望一下,朝那房子走去。门虚掩着,里面有人。

  “笤帚要买否?”老温敲三下门,问里面的人。

  里面出来几个人,“不要不要,杀人要买笤帚!”

  ……

  暗语不对。老温预感不妙,转身就离开了。

  老温稍稍脚步加快,往石桥方向走回走。

  走过石桥头,前面弄堂里迎面来了两个伪警。老温坦然往前,“卖笤帚哦……”

  两个伪警擦身而过,又呵住他,要搜他的身。

  老温将布袋、笤帚全部交与他们搜查。

  “做啥行当的?”警察问。

  “算命看风水的营生,顺便弄几把笤帚来卖。”老温答道。

  “你从哪里过来?”

  “刚刚从新市油车那里过来,才到此地。”

  “为啥卖笤帚卖到洲泉?”

  “这一带人不太买得到竹丝笤帚,生意还可以。”

  “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?”

  “祖上上八府,近年才迁到德清。”

  ……

  除了两本算命看风水的书,搜不出什么可疑的东西。两个伪警就将老温放行了。

  惊而无险。老温加快了脚步,向西南方向走去,穿进了小弄。

  刚才房子,是浙西特委在崇德的一个联络站,看里面情形,是这里的特务在搜查。看样子,崇德的同志要么被抓,要么逃散。

  老温刚走,那个房子里的人可能感觉这人可疑,就追出来,遇上两个伪警,决计进一步盘问。

  那几个是日伪崇德方面的情报人员。

  不出一里路,五六个人朝老温这里紧追过来。老温感觉情势危险,拔腿就跑。只听得头顶上响雷一个,把个老温震得全身抖擞。他壮了胆决计要逃出洲泉,千万不能让他们追上。

  伪警吹响了警哨。情报人员在哇哇大叫,抓土匪,抓土匪……

  老温钻进小弄。街上行人顿时乱作一团。

  天空乌云压城,雷声隆隆大作。老温边跑边从笤帚里取出那封密件,一口含在嘴里猛嚼。 然后在小弄的岔口扔掉笤帚,自己朝另一个方向狂奔。此时大雨呼啦啦从天而降,老温疾步跳进破屋后边的一个茅坑里,顺手将一捆稻草盖在头顶。

  嘴里的密件已经被咀嚼稀烂,一阵阵恶臭让他连同中午吃过的番薯一起吐了出来。

  大雨滂沱。

  老温有些自责,谢书记将密件交给自己的时候,说越快越好。看来,这个速度,还是太慢……

  那密件是中共浙西特委给崇德方面的紧急情报,情报告知当地组织,崇德党组织内部有内奸,必须立即想法处置。

  看来,洲泉的同志凶多吉少了……

  老温在茅坑里一直待到后半夜。雷雨早停了。确认外面毫无动静,才爬出来,直接翻入旁边的大河里。

  游过大河,到达德清地界,天已经是铁青色了。

  继续往前,老温在一条小河里洗净衣服,准备穿上。一个老者从塘路上过来,老温没有躲避。老者见老温身子赤裸,衣服全湿,一副狼狈相,问你这事碰到啥事体?怎么这个样子?

  老温说,本人乃是算命看风水的人,到洲泉卖几把笤帚,碰到几个东洋人非要说我是土匪,一路追我,追了几里路,我是跳进了路边坍茅坑才至逃过一劫。

  老者说,这里已经是中国地界,你快到我家里,衣裳去烘烘干……

  四

  老温一路疾走,顾不得吃喝,直接跑到洛舍三支头。已是太阳西斜的时分。

  这里是武德工委所在地,他直接找到罗明,汇报了送情报失手的情况。

  谢海波去吴兴了。

  罗明叫人将冷饭热了,炒了豇豆,让老温吃了。饿了两日,来回奔波了两百来里路,老温狼吞虎噎了一通,肚子饱了,惊魂依然未定,愧疚不消。

  罗明说,“不要自责,实在是敌人方面出手太快,我们得知情报也完了。”

  不一会儿,谢海波回来了。老温又向他报告了洲泉方面的情况。

  谢海波说,当前国民党顽固派有一种与日伪暗中勾连的迹象,也是相互利用,我们面临的形势非常复杂,必须加快发展我们的力量。崇德方面的组织已经部分暴露,我们要想办法保全自己,静候时机。

  谢海波还说了成立武德县委的事。长兴已经成立县委,我们将成立的武德县委书记可能由现任长兴县委书记的何坚白担任,具体就等特委指示。

  罗明让老温住下,待一两天再走。但谢海波说,庾村那边有情况,老温必须马上过去,随时注意敌人动向。

  谢海波问老温,认不认识一个叫查忠炎的人。

  老温说,很熟,是朋友。

  “那好!”谢海波说,“据吴兴方面情报,查本来是埭溪人,前年去庾村,实际上是吴兴特务大队派去的莫庾区情报组长。你要想方设法去接近他,他们现在搞情报不是为抗日,而是为反共。”

  “原来这么回事啊?!”老温惊出一身汗。他原本正在接触查和尚,时机成熟时还想发展他呢!“这个没问题。”老温说,“我们平时常来常往,他还要将自己的孩子寄拜给我,这叫不是冤家不碰头啊!”

  “也是有利条件,可万事小心,你尽快回去!”谢海波握着老温的手,眼神关切,手劲很重。

  罗明也握了老温的手,说,“我们武德县委要推迟到9月份召开第一次会议,你务必注意情报搜集和传达。保重自己!”

  临走时,两位领导还交代了老温,周阿狗这人,要加强培养。谢海波还嘱咐老温,现在庾村地方形势非常复杂,如遇紧急情况,让他直接逃往长兴和平隐蔽,并以家门口的树上斩断一个桠枝为暗号。

  回到庾村,一弯明晃晃的月亮挂在了门口的树枝上。经过两天一夜的劳顿,老温非常疲惫,躺倒在床上。

  五

  阿狗给罗明谢海波做了次向导,回来的时候,他一路寻思,轧出了苗头。前几次他为老温的朋友做向导,只以为老温交际广,朋友多。但这些事体连起来看,事情就没那么简单。一来,老温的朋友个个很正派,也不是什么生意人。二来,这些人天南海北,来去匆匆,形迹可疑,但肯定不是啥土匪。而部队有不像,应该是一个很正派的组织。阿狗就想到了一个一直想也不敢想的名堂——共产党。

  共产党阿狗前几年就听说过。官府方面一直说是土匪。但最近常有人说,莫干山上乃至庾村都出现了共产党。

  有一天夜里,阿狗趁着月光,别进了老温的小屋。

  老温在扎笤帚,见阿狗来,直截了当说: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你说,啥事?”

  阿狗将嘴巴靠近老温耳边,轻声说,“今朝我有个钟事体要同你讲!”

  “你讲,不要摆噱头啦。”

  “先扯白条!”阿狗鬼鬼的说。

  “你要扯的啥?”老温一边扎笤帚,一边说,“我听着。”

  “你是共产党!”阿狗仍然将嘴巴凑近老温的耳朵,来个突然袭击。

  老温朝阿狗看一眼,镇定的说:“这话怎么讲?”

  “我寻思了好久了,”阿狗将声音压得很低,“前几日,我送那两个客人去洛舍,跟我聊了很多……”

  “你等歇,”老温起身,走出门外小便了一下。这时,山岙里已是漆黑一片,虫鸣一片。他在回到屋里,对阿狗说,“你说这种事体,让日本人晓得,国民党晓得都是要杀头的!”

  “老温你看我阿狗,是不是靠得住的人?”阿狗拍拍自己胸部。

  “你说呢?”老温反问,“你现在是土枪队队长,是我牵的头吧?你觉得我对你还不够相信吗?”

  “那么,我的猜想是对的咯?”显然,阿狗有些激动。

  老温说,“我实话告诉你吧,成立土枪队、抗日宣传队,都是共产党的主意,前些时间到过庾村的省政工队,里面的人都是共产党。”

  阿狗就跟老温讲了他前几日送罗明谢海波去洛舍的事。

  阿狗很知趣,给客人做向导,从不主动打探客人情况。那天,罗明和谢海波,反复地问这问那,跟阿狗说,穷人要活命,只能考自己。中国这么大,人这么多,只要大家团结,自家人不打自家人,把日本鬼子赶出去一点也不难……

  临别时,谢海波掏出两个银元,叫他路上买点东西吃,并特地对阿狗说,与温道士多多打交道,对你有好处。

  阿狗怎么也不肯收钱,“都是朋友熟人,不要客气了。”

  阿狗对老温说,“我是如何判定你们是共产党的你晓得吗?”

  “你讲,我听听看。”老温含笑道。

  “第一,你们做事非常神秘小心,不是一般人,对吗?第二,你们这些人个个堂堂正正,处处为穷人讲话,而且讲的话句句在路上。有人说你们是土匪,哪有这样的土匪?除非他自己是土匪……”。”

  “那我就跟你讲真话,”老温拍了阿狗的肩,说,“你眼光尖,我确实是共产党。原先我是道士,为修炼自身,行走大道,往远的方向将就是拯救危世。但我身在危世,我却无能为力。我入的党,其实就是罗明介绍,他是浙西特委派到吴兴、武德的特派员,地下党,公开的身份是省政工队,那个谢海波是书记。”

  “你看,我早有感觉,你们就是不简单的人。”阿狗的声音很低,却有点颤抖。

  “我想要你加入!你愿不愿意?”老温直截了当的说。

  “那不是太好了嘛,跟着你做事,我心里有底。”

本文由大奖网发布于 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小小说:山镇风雨

关键词: 大奖官方网站

爱情也是个江湖

  半年前,与几个旧友吃火锅。忽然就说起了爱情。 是因为,一个朋友正在经历着婚外情,而且闹得不可开交了,满...

详细>>

大奖官方网站汤姆叔叔的小屋: 第30章 黑奴交易

    一座黑奴交易所!在读者的脑海中,这样一个场所恐怕是与恐怖和触目惊心联系在一起的。想象中,这会是一所...

详细>>

名人大全: 方于鲁简介

姓名:方于鲁 国籍:中国.安徽歙县 年代:未知 职位:明代制墨家 方于鲁   大奖官方网站, 明代制墨家。初名大滶...

详细>>

我的宝贝: 老别针

大奖官方网站,我的宝贝: 老别针。 双鱼左下方的一个大别针来源得自一场争执,老妈妈在市场上坐着晒太阳织毛袜...

详细>>